Home 企业舆情 正菱集团涉非法集资近百亿 柳州首富4月起不知去向

正菱集团涉非法集资近百亿 柳州首富4月起不知去向

E-mail PDF

      柳州正菱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菱集团)涉嫌非法吸收公共存款犯罪,正在接受公安局机关调查。据中新网报道,此案涉及约2000人,银行资金约70多亿,民间资金约30亿,被媒体称为“广西最大的非法融资案”。正菱集团的灵魂人物,公司董事长廖荣纳从养猪、跑运输开始,一手将正菱集团打造成为资产超百亿的集团公司,他本人也于2009年被“胡润榜”列为柳州首富。是什么让正菱集团风云突变?战线拉得过长,企业扩张太快,银行抽贷导致资金链断裂,廖荣纳的“民间借贷”涉嫌非法集资,合力把这家企业推到了最危险的边缘。

  去年6月份开始的银行贷款缩紧,已经在钢铁、煤炭等行业引发一些企业资金链断裂。当前,房地产市场风声鹤唳、库存高企,类似正菱集团开发的商业综合体类项目也已过剩。正菱集团的故事,虽然只是柳州的一个企业个案,但又不仅仅是个案,在“民间借贷”泛滥的当下更具普遍意义。

  5月31日,广西柳州市骄阳似火,市中心的人民广场周围,车水马龙。跟周围热闹场景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位于此地的正菱大厦项目一片寂静。工地上除了几堆石块和泥土外,听不到机器的轰鸣声,也看不到工人忙碌的身影。

  一年前的3月,这里还是彩旗招展,人声鼎沸,包括正菱大厦在内的三大房地产项目联合开工仪式在这里举行。作为正菱集团的灵魂人物,公司董事长廖荣纳亲自上台主持庆典,并邀请嘉宾共同剪彩。但是现在伴随着正菱大厦项目的停工,廖荣纳已不知去向。公司内部一位高层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今年4月份起已经没有再见到廖荣纳。”

  廖荣纳从养猪、跑运输开始,一手将正菱集团打造成为资产超百亿的集团公司,他也于2009年被“胡润榜”列为柳州首富。但因为资金链断裂,并涉嫌非法集资,这家企业已近走到了危险边缘。

  5月27日晚间,柳州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发出通知,称发现柳州正菱集团有限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共存款犯罪。同时,当地公安机关还通过网站、报纸等媒体发布通知,要求与正菱集团(含下属子公司、公司高管)有集资关系的单位和个人,在规定期限内到指定地点进行登记。

  从5月29日开始,多位柳州当地债权人去公安部门指定的地点进行了登记。他们多以月息两分的利率,把钱投到了正菱集团。但从今年开始,他们除了拿不到利息外,本金也难赎回来。记者在柳州连续多日的调查发现,正菱集团一贯激进式的发展方式成为今日困境的祸根。

  去年10月已现端倪/

  5月29日下午,记者在柳州市区的一个登记点见到刘梅(化名)正登记其债权信息。她不停用纸巾擦着脸上的汗水,手里的合同显示,她向正菱集团投入了60万元的资金。

  刘梅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她把钱投到正菱集团是受到朋友的影响。她一位朋友在两年前就开始放钱到正菱集团,并且每月都能收到稳定的利息。看到朋友也没遇到什么风险,去年7月,她一口气投入了60万元。刘梅提供的借款协议书显示,借款人为廖荣纳,担保方是正菱集团旗下的广西正菱集团融资性担保有限公司,借款期限为一年,月息两分,借款方按月支付利息。

  刘梅说,协议还承诺,一年期满后,如果想提取回本金,就提前一个月申请。如果两方协商均愿意续约,则借款期限自动顺延。

  就这样,刘梅的60万元,每个月可以获得1.2万元的利息。“但是从去年10月份,利息就开始往后拖,到今年1月份,利息就没有付了。”刘梅说,去年10月份以后,利息的发放已经不准时,经常10天或者20天的推迟,而去年12月份的利息今年才拿到。

  在柳州市的另一登记点,几位债权人遇到的情况跟刘梅相似。不过,她们是通过中间人介绍而投资的。

  一位40多岁的女性债权人告诉记者,中间人跟她70多岁的母亲曾在一个单位工作。一次,中间人找到了债权人的朋友,相约一起去债权人家看房子装修,随后中间人就向她们介绍正菱集团的实力。2012年4月份,该女性债权人的母亲把10万元现金投了进去,月息两分。期间,每个月的利息都准时到账,这样,仅仅一年,10万元的本金就收获了2.4万元的利息。

  去年4月,该女性债权人见母亲的收益不错,自己就也投入了10万元。但是她发现,到了去年8月份,利息已经不是很稳定了,10月份钱就不好拿了。“到了11月份我就跟中间人说,想要回我的钱,母亲身体不好要看病。中间人就说,等你过完年拿,还说这家企业没事。”

  按照合同,上述债权人及其母亲的投资在今年3月底到期。3月初,她打电话给正菱集团的罗姓副总,申请赎回本金,对方表示到期就给。但到了3月下旬,对方又表示先缓一下,马上就发利息。就这样一拖再拖,她和母亲的本金都未能及时拿回。

  据上述债权人士介绍,到了今年,投资者的担忧情绪越来越浓。不少投资者只好去正菱集团总部了解情况,而公司为了安抚投资者,专门派了上述罗姓副总在公司接待来访者,给投资者做心理疏导。

  涉案金额或近百亿/

  据近日媒体报道,此案涉及约2000人,涉及银行资金70多亿元,民间资金30多亿元,将是广西最大的非法融资案。

  上述接近正菱集团高层的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非银行金融机构统计出来的资金规模是29亿元,金融机构可能是60多亿元。不过,该人士又强调,民间29亿元他知道,银行这块他不是特别清楚。

  该人士告诉记者,除去这些债务外,其实正菱集团还有15亿元的净资产。

  除了银行、个人投资者受到正菱集团资金链断裂的影响外,信托公司以及跟正菱集团有业务往来的上下游企业也受到波及。

  在信托方面,最引外界关注的是华融信托贷款项目。公开资料显示,华融?柳州正菱集团信托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查询信托产品)共有两期,规模共计为2.7亿元,预期年化收益为7%~11%,分为A/B/C/D四个等级,最大期限为24个月。所募集资金用于向柳州正菱集团发放信托贷款。

  5月30日,记者多次拨打华融信托上述项目经理的电话,但无人接听。

  正菱集团的下游客户桂东电力(600310,SH)也受到牵连。5月29日,公司公告称,该案件有可能对本公司及全资子公司钦州永盛向柳州正菱集团有限公司追收相关款项造成重大影响。如上述相关款项形成损失,将会对公司的财务状况和经营成果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桂东电力5月24日披露“申请诉前财产保全的公告”,对相关款项金额做了较为详细的说明。根据公告,钦州永盛向正菱集团及子公司购买了煤炭、车床等产品,合同金额分别为5700万元、8004万元、1480万元和4900万元,钦州永盛为此在银行依约向对方开出多张银行承兑汇票,合计票面金额2亿元左右,汇票到期日为今年5月和6月。

  桂东电力方面表示,正菱集团没有履行合同并已基本丧失了合同履行(依约向钦州永盛交付相应买卖标的)能力。

  5月30日,记者致电桂东电力证券部,工作人员表示,公司通过法院查封了它的银行承兑汇票,另外,公司也在积极找正菱集团,看看该公司有没什么相关资产,要求其归还欠款。“公司这边也会看公安部门立案调查的结果怎样,再考虑采取什么措施。”

  记者还发现,位于山东的威海华东数控股份有限公司(002248,SZ)于去年10月为正菱集团的贷款业务提供了630万元的连带责任担保,担保期3年。

  对于正菱集团准确的借贷金额,《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柳州进行了多方求证,但目前未获得具体数据。

  柳州市各登记点工作人员表示,要采访必须要经宣传部门同意。5月29日下午,记者来到了柳州市公安局宣传科,工作人员表示目前还在做统计登记工作,相关信息可能由市里统一发布。

  5月30日上午,记者又来到了柳州市金融办,工作人员表示领导都出差了。

  随后,记者来到柳州市委宣传部外宣科,对于记者提出的具体涉案金额以及政府处理该事件的具体思路等问题,工作人员表示,这两个问题他都回答不了,因为市里成立了一个专门小组来处置此事,目前外宣这一块还未得到任何能够发布的东西。

  当日,记者还来到了柳州银行总部,办公室工作人员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请求,其表示一切信息以政府部门公布的数据为准。而桂林银行柳州分行的工作人员称,如果要采访,需要联系总行。随后,记者又联系了桂林银行总部,但工作人员表示领导在开会。

  旗下部分企业及项目受影响/

  5月30日,记者来到正菱集团总部,这是一栋七八层高的大楼,大楼一部分作为宾馆用途,一部分被正菱集团用作办公室。在总部大厅的墙壁上,挂满了各种荣誉牌匾。

  记者注意到,当时公司员工仍旧在正常上班。而墙上一份5月7日的通知则称,根据公司当前的形势,经研究决定,集团公司总部调整作息时间,每周工作由6天调整为5天。

  5月31日,端午小长假第一天,《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正菱集团旗下柳州市汽车齿轮总厂,远远就能听到机器的轰鸣声,厂房一侧也停了不少摩托车。

  门卫表示,工厂目前在正常运营,但拒绝了记者进厂查看的请求。

  不过,在正菱集团旗下的另一公司门口——柳州桂泰车辆有限公司,记者只见到了一位门卫和一条狼狗,未见到其他工人的身影。在工厂大院里,停满了一排排货用汽车。

  对于该工厂目前运行情况的提问,门卫表现得极不耐烦,且不正面回答问题,只是表示当天是周六,让记者过几天再来看。

  但是正菱集团旗下的一些公司或项目已经受到影响。比如上述位于柳州市中心区的正菱大厦,目前就处于停工状态。

  “企业有正常运作的,也有关停的。这个事情一出来,正菱集团的信誉很受影响,银行这边可能不会再有单位愿意放款了。”上述接近正菱集团高层人士说。

  截至记者发稿,正菱大厦的工地上仍旧一片宁静,工地的围墙上写着“正菱集团,32年辉煌”、“中国民营企业500强”……

  《《《

  正菱集团资金链紧张背后:激进式扩张遭遇银行缩贷

  每经记者 郭荣村 发自柳州

  “他(正菱集团董事长廖荣纳)创业30年,打造出一个资产总额和年销售额均逾百亿的正菱集团。在2009年,他就荣登胡润百富榜,为柳州唯一登上该榜之人。”去年5月,廖荣纳在正菱集团总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正在为千亿营收的计划异常忙碌。然而,时隔一年,是什么让正菱集团风云突变?

  近日,一位接近正菱集团高层的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正菱集团出问题的外部原因,是去年6月份开始的银行贷款缩紧。

  此外,记者调查发现,2010年以后,正菱集团开始在房地产行业极速前进,多个项目同时开工。除了涉足地产行业,正菱集团在实业投资、收购方面,也在同步进行。正是这一系列激进扩张对正菱集团资金链造成了不小的压力。

  廖荣纳发迹之路

  公开资料显示,廖荣纳为广西贺州人,年轻时他就展现出了非凡的商业头脑。上世纪70年代末,在国家“以副养农”的倡导下,他开始养猪、榨花生油、做米粉、做陶瓷…… 到了上世纪80年代,运输成为一门不错的生意。廖荣纳花了一万元,买了一台二手汽车,把农产品拉到城里卖,再把城市里的工业品拉到下乡卖。

  随着运输生意扩大,廖荣纳又开辟了到城市的客运线路,甚至还成立“贺县客货汽车运输队”。短短两三年时间,车队就发展到200多辆汽车。车队的壮大,车辆维修也越来越多,廖荣纳又搞起了车辆维修并开始制造一些简单的汽车配件。

  在随后的30多年里,廖荣纳的这种闯劲快速向其他行业扩张。

  2005年,他从制造业跨进金融业。当时,注册资金达两亿元创办柳州正菱担保有限公司成立。据称这是广西第一家担保公司。随后,正菱集团又成立了典当行、拍卖行,成立柳南区运通小额贷款公司,并参股当地一些银行。

  激进扩张埋隐患

  到了2010年以后,正菱集团开始在房地产行业极速前进。公司参与竞拍了柳州市中心广场 “正菱大厦”地块、柳州旧机场大型商业社区项目地块等多个项目。

  来自柳房网的一篇报道,廖荣纳称,“在房地产暴利年代,正菱没有跟上,可现在我们也介入了,并不算晚,主要是集团有水泥制品,有建材原材料,能够形成各个经营板块互动、资源共享、相辅相成。”

  但就在廖荣纳“计划用5至8年时间,在全国建成5至6个正菱机械装备制造产业基地,将企业打造成为千亿元企业集团”的时候,这种激进式扩张埋下的隐患,已经侵入企业肌体。

  上述接近正菱集团高层的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去年6月份之前,因为有银行的支持,正菱集团就不停地拿钱去买项目,但是一些项目,像房地产,没有4年是不可能有回报的。

  “甚至房地产还要投入大量的钱去做。这个钱投下去了,没有效益马上回来。正菱集团现在手上的项目是很多,包括房地产用地,有十几块,但都是在前期筹备阶段,几乎还没有可以销售的。”他说。

  对于“十几块地”的说法,记者未能核实到准确信息。但是仅仅在去年3月,与正菱大厦同一天开工的还有两个项目,它们分别是柳州旧机场商业文化广场和正菱展示大楼、科技大楼。

  根据正菱集团董事局副主席廖美娜当时的介绍,正菱大厦项目规划建设一栋地下4层,地上45层的超高层综合楼,集商业、5A级办公、国际五星级饭店为一体CBD综合体,是柳州市第一个地下室四层,柳州地下室最深的基坑,将是柳州第二高楼。

  而旧机场商业文化广场是一个涵盖大型购物中心、超市、金融、文化娱乐、地下步行街、办公等超大型综合项目,地下三层停车场,将是全柳州市最大的地下停车场,商业面积达12万平方米。

  第三个项目则位于柳东新区核心地段,作为正菱观塘工业园的配套,正菱展示大楼、科技大楼都有23层高,将被打造为柳东新区的标志性建筑。同时开工三个大型房地产项目,对资金量的需求显然是比较大的。以正菱大厦为例,根据搜房网对该项目的介绍,其建筑面积为8.2万平方米。

  中原地产首席市场分析师张大伟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一般商业综合体的建筑成本大概是每平方米3000元到4000元。

  记者初略估算,假如以每平方米3500元计算,正菱大厦的建筑成本约在2.8亿元左右。正菱旧机场商业文化广场项目,总建筑面积567277.05平方米,其中商业物业建筑面积约16万平方米。如果按照上述计算方法,这一项目在建筑成本上可能就要耗资十几亿元。

  张大伟说,目前不光是三、四线城市一些写字楼、商业综合体过剩,一、二线城市都已经开始过剩了,三、四线城市过剩会更明显一些。

  除了房地产多面开弓外,正菱集团在实业投资、收购方面,也在同步进行。比如2012以来,公司先后并购了福建凯鲍汽车制造有限公司、福建凯鲍重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上述接近正菱集团高层人士说,这两年正菱集团对工业企业的收购很多,一般这些企业本身经营不好,才会去收购,这样收购回来就需要时间去整改,还要再投资,对正菱集团的资金链也会造成压力。

  银行缩贷加剧资金链紧张

  上述接近正菱集团高层的人士举例说,原来放贷可以放到60%,比如资产评估1亿元,可以放6000万元,但现在只能放1000万元。

  从银行出来的钱少了,为了维持公司的信誉度,正菱集团原来向银行借的钱又必须准时归还。“因为正菱集团要保证信誉,公司的信誉是3A级的,为了保证信誉,老板只好在民间借贷来还银行的钱。还回去后,这个缺口越来越大。”前述接近正菱集团高层的人士表示,“银行本来是说一进一出的(还旧再贷新),公司还是能够转下去的,但是银行只进不出,这个缺口就大了。”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正菱集团债权人也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正菱集团是被政策给卡住了,银行不放贷款,他的资金链就断了。

  除了银行缩贷因素外,高息民间借贷也是事件发展成今天这种局面的一个原因。债权人刘梅(化名)向记者透露,由于觉得钱放在银行没多少利息,很多人都把钱放在投资公司。“你注意看,街上很多投资公司,这个行业是从两三年前开始兴起的。”

  记者在柳州采访中发现,大街小巷确实有不少挂着“投资”招牌的公司。而就在5月14日,柳州市召开了2014年全市打击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会议,会议称非法集资就像人身机体上的恶性肿瘤,一旦发生癌变,将造成极大的危害性,必须保持高压打击态势。

  不过,银行信贷收缩仅仅是正菱集团资金链出问题的表面原因,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该公司一贯激进式多领域扩张,或是更深层原因。

http://news.cnfol.com/chanyejingji/20140603/18019285.shtml